中国渔民救起384位英国士兵,终于将被拍成电影

        时间:2019.11.1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刘方舟


        方励接受1905电影网专访


        1905电影网专稿 “好奇贪玩,不爱睡觉”这是制片人方励在微博给自己写的简介。初次见到方励的时候,他正提着包喘着粗气一步两节台阶迈进劳雷影业二楼的办公区。


        找了个位子坐定,方励卸下一身的疲惫。 在如同背书一般介绍了近期杀青的《1999》《兔子暴力》后,方励说出了自己投资电影项目的诀窍,“只要能打动我就行”。


        从2001年开始,方励就陆续与自己欣赏的影人合作,并担任一些影片的制片工作。其中,合作次数最多的导演是李玉《观音山》《二次曝光》《万物生长》在2011年到2015年接连上演,也引发影迷们极大的兴趣。


        韩寒共同推出的《后会无期》在商业上获得成功,也让幕后推手方励在电影圈之外有了更大的知名度。真正令他的“仗义”被外人所知的是在《百鸟朝凤》上映期间,义务做宣发的方励下跪恳求全国院线经理为这部吴天明导演遗作增加排片。



        “当一艘船沉入海底,当一个人成了迷,你不知道他们为何离去”。2014年人们传唱韩寒为《后会无期》作词的这首片尾曲,制片人方励却被另外一个故事吸引。


        “里斯本丸” 在浙江东极岛取景的时候,他听说有一艘大船在二战时候遇到海难,沉入了海底,828个英国人在中国海岸线附近成了谜。 这艘大船叫“里斯本丸”,遇难的英国人是日军从中国香港俘虏的战俘。从2014年到2017年,方励运用自己熟悉的海洋调查和水下目标搜索技术找到了这艘船,并与自己“很欣赏”的范铭导演一起,开始了纪录片《里斯本丸沉没》的拍摄。



        1942年10月2日,日军的暴行导致里斯本丸上1834名英军战俘中的828位葬身海底。在幸存的战俘中,有384位是由中国渔民划着小舢板救起的,他们的故事,在中国和英国长期不为人所知。 在沉船事件发生77年后,方励举行了一场“与父亲最后的告别”活动。通过微博直播,有更多人了解了这段历史,也为极端环境中人性的闪光点所感动。


        “与父亲最后的告别”活动


        在方励的帮助和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支持下,白发苍苍的遇难英军战俘子女们来到中国浙江舟山,这些身体条件允许长途旅行的老人们,在距离父亲遇难地方几十米的海面,洒下花瓣放置花圈,致意告别。


        遇难战俘家属向其父亲献上花环


        上网搜索“里斯本丸”,弹出的资讯大同小异,对于这艘船的介绍只有一句话:“1940年在巴西改装为货轮,二战爆发后被日军征用。”


        从20世纪初开始,日本人移民巴西,大多数人在种植园中工作。方励团队对这艘船调查比较多,认为“里斯本丸”很可能是以日本到巴西的航线为主,使用巴西前宗主国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命名也在情理之中。


        里斯本丸

         

        二战爆发后,里斯本丸离开了南美,担负起了中国到日本航线的运输任务。在被美国潜艇击沉前几天,里斯本丸在香港已经装载包括50门高射炮在内的众多战略物资,1834名英军战俘登船后准备运往日本神户作为劳工。 美军“鲈鱼号”潜艇的出现打乱了日本人的计划,发射出的6枚鱼雷中有1枚命中,“里斯本丸”失去了动力,缓慢进水。


        里斯本丸沉没草图


         网上有一种说法,认为日军是想要隐藏什么,才把关满战俘的船舱钉死,想让他们和船一同沉入海底。而方励经过研究发现,日本人在恼羞成怒后想要嫁祸盟军,在战争中始终口径一致的宣传美国人击沉了“里斯本丸”,日本军方救出了幸存的英军。 在军事法庭的审判记录上,方励还找到了“里斯本丸”的船长的供词,“在船沉之前一个多小时,船舱全部被钉死”。


        救人和自救


        在方励的描述中,“里斯本丸”沉没当天浪不大,流有些急,“而且流是往岛的方向去”,幸存的战俘都能证实,在中国渔民的救援下,如果没有日军的射击,将会有更多的人活下来。


        根据幸存者的口述,“里斯本丸”在最后的阶段完全是人间地狱,随着船只倾斜,战俘们挤在一起,缺少食物和淡水,有几个人甚至由于患有白喉已经死去。战俘中军衔最高的军官下令突围,私藏小刀的一名上尉割开了篷布,同时有2个人冲了出去,其中来自皇家医疗兵的中尉很快被日军打死,作为战俘里唯一会讲日语的人,中尉一直处在日军和英军之间做协调工作。


        日军拍摄的里斯本丸最后时刻


        2018年10月,方励找到了中尉的儿子,他生平第一次从中国人口中知道了父亲的死因,以及他曾经为英军战俘做出的贡献。随后几百人跑了出去,并打开了另外几个舱的舱门,但是不幸的是3号舱太深了。来自英国皇家炮兵团的战俘被关在了3号仓,由于逃生用的木头梯子断裂,有200多人没能生还。


        来自皇家炮兵团的两个哥们,成功跑出舱室,其中一位由于身形高大,想要通过舷窗逃出却被卡在上面,“脑袋肩膀钻出来了,身子钻不出来,进退两难。”幸存者的孩子告诉方励,他们的父亲一生都在讲这个故事,当战友已经被水没过的时候,他们的父亲又吸了一口气扎进水中,和战友告别。


        方励与遇难者家属交流


        中国渔民们穿梭于海岛与水面,救起了384人。目前唯一健在参与救援的渔民林阿根已经95岁,也被方励找到,在他的回忆里,大船下沉的同时有很多人往水里跳,有船的渔民迅速赶往出事地点,“潮流把战俘冲到西福山岛一带,而后他们又把战俘运到清浜岛上。” 最终只有3人在岛上躲过了日本人的搜捕,辗转1个月的时间到达重庆。


        与时间赛跑


        随着战争的结束,“里斯本丸”也逐渐被人遗忘,与这艘船有关的当事人也逐渐老去离开这个世界。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为了找到当事人,方励在英国主要报刊登发寻人启事,没想到反响极为强烈,一些已经定居在其他国家的当事人后人也与方励联系。


        方励团队用各种方式寻找当事人(图中英文:寻找里斯本丸遇难者的家属)


        828位遇难英军的背后,是同等数量的家庭的悲剧,方励在描述的采访难忘瞬间的时候多次眼角泛出泪光。


        在2018年4月,方励团队进行了第一次密集采访,“那次采访了20多个家庭,每个家庭的故事都特别震撼,我说无论如何,当时我跟范铭他们一起,我说至少得采访100个(家庭)。”


        方励走访的很多家族墓地中,遇难英军的坟墓都只有墓碑。已经80多岁的Shirley Bambridge 接受采访时,一直抱着一个洋娃娃,那是她父亲在被俘前从香港给她寄去的礼物。她父亲的墓碑上只有一句话“我们推测他在战争中死在了中国东海。”


        方励采访相关人士


         一些幸存者也被战争彻底改变,在圣诞节成为日本人的俘虏后,有些人终生不再过圣诞节,还有的人禁止家人关闭自己的屋门否则就会大喊“我是自由的,你们不能囚禁我”。


        美国“鲈鱼号”潜艇的机械师得知击中的“里斯本丸”上有这么多英国人死去,心理无法承受,选择退役,在多年后参加幸存者的聚会时当场跪下,在战后的生命中始终无法与自己和解。


        里斯本丸声呐探测图


        作为战败国,日本对于历史的态度始终让人捉摸不透。方励团队为了寻找相关信息也费尽周折。在日本《读卖新闻》等主流媒体上,方励用“当一艘船沉没的时候,很多人落水,有的人选择开枪,有人则伸出援手”以一种“中性”的方式打出广告。


        很幸运的是,“里斯本丸”的船长经田茂的后代接受了采访,他们以非常好的态度反思了战争,在回忆中,战后的父亲经田茂讲话极少,人很抑郁,为了生存又在油轮上当了船长。


        安葬 


        77年后,一些对父亲生命最后时刻一无所知的老人来到了中国舟山,亲眼看到了父亲的安葬地,当声呐在大屏幕上滚动显示“里斯本丸”沉船的海底图像时,所有的人都难以抑制自己的情感。在沉船的海面上方,老人们泪流满面,不停诉说着对父亲的思念。 在活动结束的感言中,这些老人不断感谢中国,感谢舟山的渔民,正是这些渔民们,冒着被日军屠杀的危险,进入涉事海域的壮举让更多人拥有了活下来的希望。


        方励向家属介绍里斯本丸情况


        方励的手机中存有大量的照片和遇难战俘家属们的感谢短信,他极有耐心的翻找,并告诉记者:“我一定能找到”,在一条短信中,家属感谢方励的努力“这是一段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经历,与他人分享几乎已经让它变成了我们的家事。”


        作为一个中国人,方励制作这部纪录片的意义也在英国引发了讨论。方励承认自己最初就是单纯对这件事情好奇,了解故事背后这么多悲剧后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这些战俘遇难时,年纪和我的孩子差不多,但是这件事情很少有人知道,这段历史不应该被埋没掉。”


        方励接受BBC采访


        方励肯定的表示,《里斯本丸沉没》会在2020年上映,并且会制作成两个版本,“一个是进院线的版本,一个可能几十个小时,会在网上一个虚拟的纪念馆中供人点播。”方励希望通过纪录片《里斯本丸沉没》可以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人民的善良和对和平生活珍视。


        图/吴沅柯 文/刘方舟